2021欧锦赛正规买球

听新闻
放大镜
放下包袱(小品剧本)
2019-09-03 09:56:00  来源:靖江市人民检察院

  时间:现代。

  人物:大个,男,某国企会计。

  老李,男,检察官。

  小赵,女,检察官。

  [幕启,舞台左侧悬挂着“周村区人民检察院”法律宣传站的横幅, 横幅下面有桌椅,桌子上放着各种宣传材料。

  [老李、小赵正坐在椅子上,手中拿着宣传材料。

  [大个从右侧上,身穿军用大衣,背着个包袱,头发凌乱,胡须很长,脸色苍白,神色慌张,左顾右盼,看见了横幅,想走过去,可又停住了。

  大个:我该怎么办?我得先问清楚了再说。(向前)请问,你这些纸……

  小赵:老大爷,我们这纸不卖。

  大个:嗨,错了,错了,我不是收破烂的。我……我是想问一下这纸上写得啥?

  小赵:这是咱检察院的宣传材料,是告诉大家咱检察院是干啥的,老大爷,你有什么事?

  大个:我是想……打听一点事,(迟疑)不是我的事,是我的一个亲戚托我打听的。

  老李:你尽管说。

  大个:我表哥是一个国有企业的会计,为了帮同学的母亲看病,把单位的20万元借给同学,可三个月过去了,他的同学也没有还钱,还失去了联系,他就慌了,跟单位上请了长期病假,去找他同学要钱。

  小赵:你表哥真糊涂,为了帮同学也不能挪用公款啊!

  大个:(懊悔)哎,别提了,他上大学的时候,别人请客看电影,他掏钱买票,别人谈情说笑,他当“电灯泡”,大家都向他“借光”,说他是一个傻冒,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傻大个子。现在又挪用公款给别人帮忙,真傻啊!

  [小赵给他拿过一把椅子,让他坐下。

  [大个坐了下来,仍背着那个包袱,样子十分别扭。

  [小赵手指了一下大个的包袱,示意让他放下。

  [大个猛地一下站起来,把包袱抓得更紧,神色慌张,气氛尴尬。

  老李:(微笑)我想,向你表哥借钱的同学一定是一位女同学吧。

  大个:(十分惊讶)你……你是怎么知道的?

  老李: 我还知道她长得很漂亮。

  大个:(面带憧憬)想当年她是学校的一只花,今年正好二十八,独身一人没安家,四处借钱救她病重的妈。

  小赵:(吃惊)你表哥的同学二十八,那你……

  大个:我今年也是二十八,我的生日比我表哥小。

  小赵:(难为情)你看,我刚才还叫你老大爷。

  大个:(苦笑)没啥,看俺这个样子,有的年轻人还叫俺爷爷呐。

  小赵:那后来哪?

  大个:(痛苦)他受得那个罪就别提了,最后在街上流浪,简直就象个叫花子,终于找到他那位同学,她哭着说,她对象做生意赔了钱,没有办法才四处借钱。他一听就火了,就对她说不还钱就跟她没完,她见无法脱身,就想办法还了他的那20万块钱。现在他该怎么办呢?

  老李:(严肃)这是挪用公款,可是犯罪啊!他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尽快投案自首。

  大个:可──要是进去了,这辈子就算完了。

  老李:他已追回了借款,如果再去自首,一定会得到从宽处理的。

  大个(嘟囔)有的人说,“坦白从宽,牢底作穿;携款潜逃,四处逍遥。”有的不是带着公款跑了,现在还没有逮住。

  小赵: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我们现在已经在网上通缉罪犯了,这张网大着哪,大贪官跑到美国也被抓回来了 ,看你往哪跑。

  大个:(后退几步)我──不跑。

  小赵:你哪里不舒服?累了吧,快放下包袱歇一会。

  [小赵伸手欲接包袱。

  [大个打了个冷颤,连忙摆手。

  大个:(惊慌)噢,不重,我没事,有点心虚的老毛病,不──我是害怕,咳,我也不是害怕,我──脑子有点乱。

  老李:是啊,头脑可要清醒,一步走错,就会步步走错。

  大个:(脸上冒汗)说的是。

  老李:你回去跟表哥讲清楚,让他尽快走从宽处理的道路,千万不能再犯糊涂,错上加错了。我们以前办理的案件中,就有一位跟你──(指了一下大个)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带着公款跑了。

  大个:(急切)那后来哪?

  老李:后来他偷渡出国,在国外他带的钱被骗了,靠打零工艰难度日,整天东躲西藏,提心吊胆,最后还是在亲人的规劝下投案。越早自首可就越主动啊!

  大个:(不正视老李)一定转告,一定转告。

  [大个给两位检察官鞠了一个躬,转身走了。

  小赵:(低语)这个人一直背着那个包袱,说话又慌慌张张,我看一定有问题。前几天,附近小区连续发生了多起盗窃案,我看会不会是──咱要看一看他那包袱。

  [小赵欲起身追大个。

  [老赵摆了摆手,制止了她。

  [大个没走多远,又回来了。

  大个:检察官,我想要……(语塞)

  小赵:要什么?

  大个:噢,我想要──几张你们印的纸。

  [小赵递给大个几张宣传材料。

  [大个接过材料后,又背着包袱走了。

  [小赵欲起来去抓大个。

  老李:(低声)他一定还会回来的,你念一下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,声音要大。

  小赵:(疑惑)大声?

  老李:(点头)对。

  小赵:(大声)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六十七条规定,犯罪以后自动投案,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,是自首,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,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,其中犯罪较轻的,可以免除处罚。

  [大个停住,猛然转身,向回跑。

  大个:(边跑边喊)我要自投──

  [来到两位检察官的跟前,把包袱里面的东西往桌上一倒,是一大堆钱。

  小赵:(惊讶)这是怎么回事?

  大个:我坦白,我交代,刚才我说的那位表哥其实就是我。

  小赵:你就是那个傻──

  老李:我早就知道你是──

  大个:(疑惑)那你为什么还让我走?

  老李:人总是有走错路的时候,我是想让你自己回头,把这包袱放下。

  大个:对对对,放下包袱,放下包袱,我轻松多了。

  小赵:(如梦方醒)噢,李科长,姜还是老的辣,我算服了。

  大个:快过年了,我本想看一下老母亲,带着这二十万远走高飞,刚才我听了你们的话后彻底明白了,像我这样的人简直是老鼠过街,人人喊打,我就是跑到天边也逃不出这张网,我现在一听见警笛叫就心慌,就是坐牢,也比这东躲西藏、提心吊胆的日子好受,我再也不跑了,说啥也不跑了,我要向你们自投──

  小赵:那叫自首。

  大个:我现在是走投无路,我要自投罗网。

  [大个泪流满面跪下。

  [老李、小赵一起把大个扶起来。

  老赵:大个子,要挺直腰杆,从哪里跌倒了,就从哪里爬起来,现在回头还不晚,你前面的路还长着那。

  大个:(眼含热泪喊到)我想儿子,我想媳妇,我想回家过年,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老李:对,要做人,要堂堂正正地做人。

  [大个眼含热泪频频点头。

  [小赵把桌上的钱整理好,用包袱包起来。

  老李:走,咱一起回去。

  小赵:(惊叫)包袱哪去了?

  大个:(不好意思)我背着那,我──习惯了。

  老李、小赵

  (同声)放下包袱!

  编辑:袁晓毅